中国足球行不行?申奥关键先生告诉你

  • A+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财约你-腾讯新闻(ID:caiyueni2016),访谈嘉宾: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国际排联终身名誉主席魏纪中,原标题:《中国足球到底行不行?这位申奥关键先生告诉你答案 | 财约你访谈实》,题图来自:财约你-腾讯新闻


里皮辞职49天后,国足教鞭等来继任者:李铁。而他接过的使命,是扛着球队再次向世界杯进发。告别里皮,迎接李铁,中国足球又将走向何方呢?本期《财约你》栏目的嘉宾魏纪中先生会给出属于他的答案。


魏纪中是中国申奥的关键先生,中国奥运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先后担任过十二年中国奥委会秘书长,国际排联终身名誉主席。


他的一生与奥运、与中国体育产业不可分割。奥运百年,他亲身经历了50年。而这50年,也正是中国的体育强国之路,充满崎岖,而女排是绕不过去华丽篇章。


对媒体称自己为“中国体育产业之父”、“奥运产业之父”魏纪中很清醒,也很谦虚,“什么之父我不敢当,我从来不是什么之父。我在这些过程当中都是一个技术执行层面的执行者,我不是什么决策型的干部。”


他还是更愿意从制度建设和观念进步上来理解奥运会对于未来的意义。“北京奥运会对中国最大的推动还是加强了中国人民的体育观念。市场经济条件下有很多竞争,竞争的关键用一句白话来讲就是人气。我们需要把精神的东西制度化,变成社会的一种规范,不要时过境迁。如何把精神的东西制度化?这需要政府和民间共同的努力。”



引言


马腾: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就在鸟巢,当时您在现场吗?最打动您的是哪一点?


魏纪中:在,最打动我的应该是李宁点火。当时保密,谁都没有想到,连我都不知道。


马腾:保密做得真好。


魏纪中:当时李宁在那跑,都不知道他干嘛呢,他怎么就能在上面跑?


马腾:点燃的那一刻其实也是您多年来奋斗的一个结果。


魏纪中:不是我,是我们大家奋斗的结果。


一问:阵痛不断的中国足球,未来可期吗?


马腾:前一段时间中国男足的主帅里皮宣布辞职,在叙利亚攻破国足的大门之后当场宣布辞职,他当时在现场很愤怒,觉得中国男足是一支没有胆量、没有欲望、没有求胜心的一支球队,您怎么来看他的评价?


魏纪中:这个问题我可以自责地说,我可能我有一些责任。


马腾:为什么这么说?


魏纪中:为什么?1994年实行中国足球职业化的时候我参与了,我那时候还是中国足协的副主席。当时我们引进了国际管理集团来做这个事,国际管理集团说做这个事要钱,因此你必须要把广告引进来。当时最值钱的广告是烟草,烟草广告在亚洲、在其它很多国家都不许做了。根据中国当时的法律规定,我们也不允许做烟草广告的,那时我受命去跑卫生部,说服卫生部部长。我又跑去国家工商管理局、跑中央电视台,还要它播。当然这三个单位都为了支持足球运动的发展,就开一个口子,但是不是说永远开。


马腾:就是职业化的开始是引入了广告,对吧?


魏纪中:当时因为我们不懂,就完全让国际管理集团在做。它的做法就是采取纯物质刺激的做法,一下子就把运动员的薪水提上去了,但是水平没上去。



马腾:现在有一种说法,要对中国的足球运动员进行限薪,比如说中超最高到1000万,中甲、中乙有限薪的说法。如果开始执行的话,您支持吗?


魏纪中:限薪,它总的思想就是要价格回归到价值,对不对?过去价值和价格过于脱离,总是有负面影响的。但是现在它已经脱离了,你要再想把它扭转,这需要一个过程,这不仅在体育是这样,在任何事物上都是这样。


马腾:我看到一种说法,限薪也有利于给俱乐部减压,还有一个结果就是鼓励更多运动员走出去,走到国外去踢球,学习先进的经验再回来。


魏纪中:我个人的看法,从整体上来看,(运动员去国外踢球)这种做法应该是利大于弊,第一,他能够看到整个世界足球发展的趋势;第二,他能感觉到他自己的不足。在国内可能是老大,到那儿不行了,就得跟上;第三,他本人必须要提高自己的适应的能力。这三方面来讲是利。关于弊,就是他出去了,国内联赛的水平低了,他们一走,外援来了,我们的运动员上场的机会少了,这是我们内部安排的问题,这个矛盾在世界上都是存在的。


马腾:魏老,您觉得中国的足球还有希望吗?


魏纪中:有希望。


马腾:希望在哪儿呢?


魏纪中:第一是我们政府这么重视了,第二是老百姓那么热爱。


马腾:但是老百姓的心总是在这么被伤害。


魏纪中:但是在热爱足球里面,必然会产生有志于为足球的运动来牺牲自己(的人),他必然会出现,我们用不着怀疑,肯定会出现的。


二问:体育精神永不眠,进击的体育如何激励全民?


马腾:你最喜欢看的比赛是什么?


魏纪中:我最喜欢看排球比赛。


马腾:中国女排是中国人的一个情结,是中国精神的一个象征,而且女排得到了奥运会、世界杯、世锦赛三个大满贯的冠军。就像主帅郎平所讲的,国运兴则体育兴,我们说起女排的时候就会把女排和中华民族的复兴联系在一起,你心目中的女排精神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魏纪中:我从一开始就见证了中国女排,1981年从所谓“五连冠”的时候我都在,而且我还是处于一个中间领导的地位,我的任务就是调节她们,使她们不要24小时处于紧张状态。我跟她们说你紧张的时候,你就拿魏纪中开个玩笑,捉弄一下我让你们大家开心。


马腾:释放他们的压力。


魏纪中:女排的精神就是一个:艰苦奋斗,练得很苦。如果教练他认为这场球打得不理想的话,比赛结束之后马上宣布训练。教练把你当时出现的问题给你指出来,你现在就给我练,这个时候运动员的体验是最新鲜的。有时候一练就会练到很晚,这种拼搏就是女排精神。


所以郎平指导不是说过吗?中国女排胜负固然是重要的,但是胜负不是最重要的,关键就是我们都尽力了,我们把可以做的都做出来。


马腾:您觉得郎指导和之前的主帅袁伟民以及陈忠和,他们之间的异同是什么呢?


魏纪中:应该说袁伟民给女排整体作风打下了一个基础,因为老一辈的女排都是他从年轻时候一把一把教出来的,包括郎指导。陈忠和接下这个队伍的时候,当时队员的情况并不是很理想。


马腾:是一个低谷期是吧?


魏纪中:是,但是他能够想办法用集体的力量弥补队员的不足之处,更好的发挥集体力量。到了郎平指导训练,对队员是很个性化的。她有一点,就是要把每个运动员的短板提升到可能的高度,让每个队员在队伍里都有不同的角色,在这个角色中她不能有太大的致命失误。


马腾:中国有一个国球就是乒乓球,可以说是称霸了世界乒坛几十年,长盛不衰。您觉得乒乓球为什么能够成为国球,能够长盛不衰?


魏纪中:在体育运动诸多项目里面,最早为我们国家提气的就是乒乓球。当时我们中国取得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容国团就是乒乓球。乒乓球为振奋中国人民、克服困难、继续前进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我们称之为国球。而且后来跟美国建交的时候,我们也出现了乒乓外交。所以乒乓球对于中国,特别是新中国的发展确实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马腾:刘国梁是中国乒乓球界的一面旗帜,他去年当选乒协的主席,您怎么来看他这一年来一些改革的举措?


魏纪中:他应该说是在临危授命。


马腾:为什么这么说?


魏纪中:他当乒协主席,后来又兼主教练的时候,当时我们的乒乓运动的整个水平是处于动荡之中。要扭转水平的动荡需要强势的人物,没有一个强势的人物是稳定不下来的。


马腾:您觉得刘国梁可以担当这个重任吗?


魏纪中:他用实践证明了他确实是这样一个强势的人物,而且他采取的是很强势的办法,这个是对的。虽然有的时候还有一些动荡,但是他稳定了我们在乒乓球运动上基本的优势。


马腾:中国一般都有一种趋势,“学而优而仕”。刘国梁当了乒协的主席,蔡振华做了足协的主席,我们也看到姚明现在做了中国蓝协的主席。您怎么来看运动员做专业协会的主席呢?


魏纪中:第一,任何事情不要绝对化,不要说运动员就是当主席的料,也不要说运动员他绝对当不了主席,这个还是要具体情况。

因为管理和技术虽然是两方面的事情,但是任何人上去总有一半缺陷,怎么样克服?就是需要学习。


郭亦非(腾讯新闻《棱镜》资深作者):魏老,您之前长时间在国际体育组织任职,中国人在国际组织任职对于自己国家运动队成绩的提高能够带来多大的帮助?特别是在规则的设定上?


魏纪中:应该说,我们中国人在国际体育组织任职,而且影响大的有好几个人,我不是唯一的,还有何振梁先生。在技术上,我们有两大权威:第一个是楼大鹏先生,他是国际田径联合会的,所有国际田径大赛的技术问题都是他一个人解决的,都听他的,他有经验;第二个是已故的马启伟先生,国际排球的规则是他修改整理的,而且国际排球现在规则的英文版是他写的,一个人用英文写成世界的规则。他们和我一样,我们都在为了我们的国家在国际体育界工作。话语权的问题关键在于听,因此你必须说了有人听,这才有真正的话语权。因此,在国际体育组织里面,我们要发挥我们应该起的作用,要做到两点。


第一点,要真正从国家的根本利益出发,但是给人的印象是我们国家的根本利益是代表了全世界体育的根本利益,寻求双方的一致性。


第二你必须要有专有的技术知识和人脉关系。


没有这两点,你在体育界里面吃不开。你要吃不开作用就不大了。我们的国家在这方面的人才是有的,而且不少。但是,我们欠缺的是语言的问题,通过翻译的沟通,终归打了很大的折扣。如果把语言问题解决好,我们还会有更多的人士能够在国际体育界起到很大的作用。


三问:万亿规模的体育产业,何时迎来暖春?


马腾:像许多国际的优秀的赛事,我们也在不断的把它引到中国来,让中国广大球迷,体育迷能够看到国际最顶尖的比赛。比如说像NBA,像各种各样的足球比赛,但是我们也看到在这个过程中其实也是很难赚到钱的。比如说乐视体育最后就不行了,就经营不下去了,您怎么来看这种现象?


魏纪中:我是从改革开放以后就介入体育经济,当时我们开创了第一块国内广告牌,第一次大胆地穿国外的体育服装。根据这么多年的我个人的经验,我认为体育的经济效益更多的是它的外溢效益。


马腾:什么叫做外溢效益?


魏纪中:不一定是体育,而是其他的相关的行业,就是说搭便车者得利多一点。这个在经济学上来讲,外部性是很重要的一个观点。现在我们所做的很多重要的赛事都是由国家在兜底,或者不一定是中央政府,也可能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为什么要兜底,它等的就是比赛的外溢效益。我举一个国内的例子,宁波的北仑港区。它在引入中国女排比赛之前,北仑区就两个楼。一个叫老板娘饭店,一个叫做北仑管理局。它把女排的赛事引进之后盖了一个体育馆,在五年之内周围全是高楼。


马腾:带动了周边产业的发展。


魏纪中:女排比赛那个时候赞助商还不多,,主要是靠政府,一旦起来了之后,政府就可以不出钱了。第一,赞助商多了。第二,群众喜欢看了,群众喜欢消费了,他就可以把票价提高了。


马腾:就把它送到了市场经济的轨道是吧?


魏纪中:所以我们要看体育经济的效益,不能单纯从体育本业这方面来看,它所起的效益是多方面的。为什么现在中国很多的城市,特别是二线城市特别愿意办这种比赛?就是它对城市发展的效益是很大的。我就跟他们讲,凡是合理的,对于人民有实惠的便车就要允许他搭。因为什么呢?办一个大型的体育赛事,得到民众的拥护和期盼,过去城市老大难的问题,这是一个解决的最好时机。


视频 | NBA英超每年从中国赚走多少钱?揭秘国内企业恶斗乱象


郭亦非(腾讯新闻《棱镜》资深作者):我们也看到国务院46号文件出台之后,从顶层设计方面有很多利好体育产业的政策不断落地。2018年之前,比如说包括中国的很多资本跑到国外去买一些俱乐部,包括国内版权价格不断上涨,但是好像从2018年之后到现在,最近这两年体育产业的发展好像不及预期,大家都没有在这个市场里面真正的赚到钱,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魏纪中:国家体育政策的出台到体育政策的落地是有一定距离的,就现在的形势来说,外国人投入少,赚得多,中国人是投入多,赚得少,什么原因?第一,稀缺的体育资源我们掌握得不多。我们掌握的优势体育资源在世界上市场化程度不高,乒乓球、羽毛球市场化程度不高。另外一点,现在我们对外方面产生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国内有些企业自己进行恶性竞争,获利的是国外。当然,体育产业不是一个高利润的产业。因为它有相当的社会责任,包括我去问过一个英超的负责经营的人,我说你们每年的净利润能够达到多少?他告诉我8%。


马腾:这个正常的利润,听上去。


魏纪中:国际上平均利润都在6%到8%之间,不会再高,因此我认为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一定要研究好本国的国情,针对本国的国情,再根据国家给我们的各种优惠的政策,参考一些国外的成功经验,走出我们自己的发展道路。就是像我刚才说的,我们一定要用搭积木的思维,把所有的东西,把既有条件用好,搭出一个世界上还没有的商业模式。


四问:Z世代追捧的电竞项目,迈进奥运不是梦?


马腾:2018年中国队是参加了雅加达电竞赛的表演赛,得到了首金,你当时在现场吗?


魏纪中:在现场。


马腾:同样是升起了国旗,唱国歌,当时您是什么感觉?


魏纪中:这就说明我们的电竞运动员始终把祖国的荣誉放在心上。有人说电竞运动员,只要收入很高,似乎不在乎国家荣誉,其实不对,他们很在乎。


马腾:这其实是体育的本质之一。


魏纪中:雅加达比赛完了之后,我找这些运动员跟他们聊天。我就问,你们最后比赛的时候,感受是什么?他说我们已经打了8小时比赛,都已经昏了。但是,想到我们要为拿这块牌子,升我们的国旗,就靠我们的本能坚持下去了。我跟他说,这就说明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这些运动员他有国家的荣誉感,另外这样的比赛一天比8小时是以后不能再这样了,因为这样对于运动员有伤害。


马腾:变成一个极限运动了。


魏纪中:对,后来我就讲,以后我们电子竞技应该说一天比赛时间不能超过四小时。你一定要照顾到这个健康,最后他身体已经麻了,这样了还要坚持。精神可嘉,但是从我们来讲,我们应该感到心疼。


马腾:魏老,您看我有一个同事,他说他读高三的时候就非常沉溺于电子游戏,本来成绩很好,因为沉溺电子游戏,到网吧去打电子游戏,最后高考没考好,没考上一个他心仪的大学。这也是现在很多家长非常担心的一个问题,一方面电子竞技成为体育比赛是趋势,另外一方面怎么防止它负面的影响呢?


魏纪中:电子竞技出现的时候,我们对于它可能发展的正面或者负面东西没有很好的研究。比方说美国,电子游戏一出现的话,它就在小学里面设立了编程课。


编程课不但教这个小孩怎么来玩这个电子游戏,还注重让这个小孩怎么样来编一些游戏让大家玩。这就是编程的问题。这样的话,就把小孩的兴趣提起来了,这样小孩他也可能有一些沉迷,但是他沉迷是正面的。是不是?


马腾:是。之前英雄联盟8周年庆的时候,请了两个玩家,一个叫陈赫,一个叫王思聪,他们各带一支表演队来比赛。当时也是很多人都在线上看这个直播,您有没有觉得他们两个有点不务正业?


魏纪中:什么叫正业?人是可以转换职业的,如果他觉得这个东西变成他的兴趣了,他将来就为了发展这项事业就尽他自己的力,这就是他的正业。我们现在要逐渐转变对于电子竞技的看法,不要把电子游戏有些负面的影响加在电子竞技上。



马腾:您觉得电子竞技有希望以后进入亚运会,甚至进入奥运会的比赛项目吗?


魏纪中:竞技比赛是有不同的商业化业态。第一种是传统体育竞技,就是现在我们奥运会有的项目。第二种,是智力,围棋、下棋,打桥牌这种智力项目。第三是电子竞技,它是靠技能和智力结合的。第四种将来可能还会发展到科技竞赛。对于电子竞技的认识我们有一个过程,开始我记得我们跟腾讯和网易,还有阿里巴巴,我们总是想把它说成一个体育项目。这个越说越说服不了人,越说越说服不了你。最后,就变成电子竞技体育化,它不再是传统的体育,但是它也有体育特征。


马腾:它也有体育的特征。


魏纪中:第二是传统体育虚拟化,就是把传统的体育项目也变成虚拟的,这种虚拟的项目对于项目本身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这两个观点现在被国际奥委会所接受。


马腾:所以您觉得有一天电子竞技是有可能进入奥运会项目的?


魏纪中:有。但是它究竟不一样,我认为将来发展之后,要在奥运会中为电子竞技设立一个单独的,特殊的规则,按照那个去比。这样可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或者爱好者来参与,而且还会增加全世界对奥运会直接的关注。


五问:后奥运时代,北京奥运会留下了哪些精神遗产?


马腾:中国在申办奥运会的过程其实是起起伏伏,1991年,我们第一次申办奥运会是失败了,当时大家都很沮丧。


魏纪中:对,失败以后我记得分析了很多原因,说是相差两票,实际上相差一票,因为有一个支持我们非洲委员临时家里有事,投票前一天回去了,要不然就差一票。我记得当时朱镕基总理讲过一句话,说我们现在申办奥运会,国际大环境不允许。


马腾:第一次申办没有成功,但我们积累了更多的力量进行第二次申办,2008北京奥运会申办成功的时候您是在申办现场吧?


魏纪中:我在申办现场。


马腾:当时紧张吗?


魏纪中:我当时心里应该有80%的把握,因为我所接触的一些国际奥委会的委员都觉得这是水到渠成,它不是说与谁争,就是现在到了应该给中国(的时候)


为什么呢?90年代初的时候,真正的改革开放在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才刚刚开始。全世界还看不准你中国走的方向,有人还想可能中国历史终结就完了。是不是?到2001年申办的时候,写《历史的终结》的福山,他已经承认他错了。


马腾:魏老您看,我们不仅申办了2008年奥运会,接下来会举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在2022年举办冬季奥运会是不是也跟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到了这个阶段是有关系的?


魏纪中:2022年,我们向世界展示我们说话是算数的,让世界来看,我们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的脱贫。


马腾:您预测一下2022年我们国家在冬奥会上,会有几个金牌?


魏纪中:(笑),这个,反正是比过去的多。


马腾:您觉得2008年的奥运会给中国留下最大的遗产是什么?


魏纪中:我认为遗产很多,鸟巢,这都是遗产。从现在来看很重要的遗产是两个,一个是精神。奥运的精神、志愿者精神;第二是人才,通过奥运会出现了一批既能够与国际接轨,又能够处理好国内特殊的问题,有很强协调能力的人。


物质的遗产可能会贬值,这是自然的现象,可是这种精神的遗产,人力资源或者是人力资本上的遗产绝对是升值的。


视频 | 北京奥运到底给中国留下了什么?除了鸟巢最重要的是这俩


马腾:对,我昨天在看顾拜坦奥运会有一个宣言,他写了一个演讲,里头讲到奥运精神有非常重要的两个词,一个是镇定,一个是自信。他觉得这两个词会推动这个社会的发展,克服恐惧的不是勇气而是自信,您怎么看呢?


魏纪中:顾拜坦他本人是一个教育家,不是体育家,他不是干体育的。当时他提倡复兴奥林匹克运动,有一个时代的背景:普法战争以后,法国的人精神开始颓废了。顾拜旦认为精神萎靡就不行了,所以为了振兴法国人的精神,使得法国的法兰西民族有更大的凝聚力,他找到了奥林匹克精神。


尾声


马腾:魏老像您是终身于以体育为职业的,您觉得体育带给了您人生什么样不同的体验吗?


魏纪中:最大的体验就是乐趣。


马腾:什么乐趣?


魏纪中:因为做体育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负担,而且和年轻人在一块,他们的那种热情,他们那种激情影响着我。


快问快答


Q1:平时如何健身?

魏纪中:休息。


Q2:预测中国男足何时闯入世界杯?

魏纪中:我希望它马上就闯进。


Q3:中国该申办足球世界杯么?

魏纪中:可以办,条件是足球水平要上去。


Q4:朱婷对中国女排的重要性?

魏纪中:现在中国的水平会差一点,不会差得很多。


Q5:女排东京奥运会能夺冠吗?

魏纪中:能。


Q6:电竞项目何时进入奥运会?

魏纪中:如果巴黎来不及,我想洛杉矶会进。


Q7:中国还有必要再申请一次奥运会吗?

魏纪中:根据需要再申请吧。


Q8:奥运会经济效益如何?

魏纪中:奥运会从整体经济来讲是有效益的,从国家来讲应该是收益大于付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财约你-腾讯新闻(ID:caiyueni2016),访谈嘉宾: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国际排联终身名誉主席魏纪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