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中资球队调查:巅峰期超30家,如今不倒就算成功_国米

  • A+

与西班牙人一样,国米在4年里实现了营业额翻倍,从1.79亿欧元增长到上赛季的3.65亿欧元,商业收入突破1.6亿欧元大关。若不是意大利的比赛日收入存在“短板”,国米完全可以进入“四亿俱乐部”。当然,对于国米人而言,无论球场成绩还是营收都力压同城死敌米兰,才是苏宁时代最值得骄傲的成绩(上赛季营业额几乎是对方的两倍)。

国米与米兰合作的新球场已基本落实,容量6.2万的球场有望4年后正式启用。若不是今年疫情重创意大利经济,国米应有更好的营收表现。复赛后,国米成绩非常稳定,欧冠资格几无悬念,球队有望冲击亚军,这将是蓝黑军团9年来最好的联赛成绩。

西班牙人在西甲的地位,当然无法与国米在意甲相提并论。西班牙人只算是“中产阶级”,但因为武磊的到来,五大联赛中资控股的球队中,除米兰双雄外,西班牙人地位最高,人气最旺。夏建统4年前耗资7600万英镑收购阿斯顿维拉,虽贵为英格兰顶级联赛传统五强之一,但英超时代成绩惨淡;郭广昌的狼队、高继胜的南安普敦和赖国传的西布朗更弱。尽管狼队和西布朗都曾尝试签下中国球员提升影响力,最终都没什么气候,在中国人气自然远不如拥有武磊的西班牙人。

狼队(一线队)未能成功签下中国球员扩大内地影响力,却是中资海外控股球队的成功典范之一;南安普敦被收购后连年保级,今年稍有好转;西布朗在被收购的第2个赛季就降级;夏建统在英冠“抄底”收购阿斯顿维拉,但连续3年无法升级,去年退出后埃及和美国金主反倒将球队带回英超。

狼队也是从英冠“抄底”,不过因全盘交给葡萄牙超级经纪人门德斯打理,球队第2年就以英冠冠军身份升超。上赛季排名第7,本赛季目前第6,是出名的“豪门杀手”。有英超天价电视转播收入兜底,连续两年引援投资突破1亿欧元,能连续名列前7并不意外。上赛季狼队营收近2亿欧元,在西米德兰高居榜首,超过原本底蕴最厚,人气最旺的阿斯顿维拉,只打过6季英超的狼队,已和西汉姆联、埃弗顿、莱斯特城一样,成为英超的“中产阶级”。

本赛季前,陈雁升在西班牙人的投资绝对是成功的。成绩上,逐年上升,上赛季凭借武磊进球时隔12年重返欧洲战场;经济上,西班牙人4年里经常项目营业额翻了一倍,加上出售球员的利润,上赛季总收入首度突破1亿欧元,进入西甲“一亿俱乐部”。

遗憾的是,西班牙人本赛季遭遇噩梦表现,结束连续27年的西甲征程,陈雁升主动揽责并承诺会将更强大的西班牙人带回西甲。尽管老板陈雁升主动揽责,不过《马卡报》民调显示,陈雁升不应承担更大的责任。毕竟,前三个赛季,西班牙人还是非常成功的,今年失败很大程度在于夏市引援不力,双线作战和教练团队的问题,以及球迷组织认为的球员不够努力。

其他中资控股球队成功者更是凤毛麟角。2015年底收购布拉格斯拉夫人的华信能源,在中资海外收购潮中是非常低调的,而斯拉夫人表现出色,2016/17赛季打破布拉格斯巴达对捷克联赛的垄断,时隔8年夺得联赛冠军,次年又夺得捷克杯冠军。2018年10月,中信集团收购华信能源在捷克投资的全部资产,也包括斯拉夫人俱乐部,同年11月中赫宣布成为俱乐部最大股东并冠名球队主场。斯拉夫人在2018/19赛季夺得双冠王,今年又成功卫冕。

神秘的银河信徒公司,5年前收购了葡甲的阿维什,2017/18赛季升上葡超并在葡萄牙杯决赛中击败葡萄牙体育,夺得队史首个奖杯,首次参加欧战,算是中资海外控股球队中很成功的案例。遗憾的是,今年阿维什成绩太差,和西班牙人一样早早锁定降级名额。蒋立章收购格兰纳达,当年球队就降级,在西乙摸爬滚打两个赛季后才重返西甲,有了今年冲上中游的经验。但想要在伊比利亚半岛获得成功,还要费一番功夫。

近年来中资海外投资足球的热潮逐渐退散。徐根宝2016年曾收购西乙B的洛尔卡,两年后俱乐部解散,自己也无奈回国。当时,徐根宝慨叹西班牙足球环境太过复杂;3年前,解说员李翔和唐晖买下了同样在西乙B的胡米利亚,也因拖欠球员工资被勒令降级到业余联赛,去年解散。

2018年起,中资大规模撤退,先是万达在2月卖掉马竞的17%股份,仅保留新球场冠名权;蒋立章10月在意甲帕尔玛受阻,从控股60%降到30%,而今年2月,帕尔玛大股东增持股份至99%,蒋立章彻底出局。

西米德兰一度4家球会被中资控制的盛况不再;夏建统收购阿斯顿维拉才两年,2018年5月将55%股权卖给埃及和美国联合投资人,2019年8月卖掉剩余30%股份彻底退出;2009年就被中国香港商人杨家诚收购的伯明翰,由于杨家诚洗钱丑闻被调查,2016年转手到另一位中国香港商人孙粗洪手上。这几年伯明翰在英冠成绩不温不火;而戴氏姐弟的人和集团2017年收购的雷丁同样如此,上赛季险些降级,本赛季在英冠同样升级无望,降级无忧。

法乙两支中资俱乐部更糟糕,5年前收购索肖的莱德斯公司老板李永生,去年破产后,今年5月将俱乐部转让给了佛山的能兴集团;奥瑞金集团收购的欧塞尔,同样艰难求存,4个赛季以来,成绩从未让球迷看到希望;放弃在国内投资的俱乐部,专注澳超的深圳雷曼集团,去年底开始考虑出售纽卡斯尔喷气机,近些年,雷曼光电经营日趋困难,但因为今年疫情爆发难找买家,出售只能暂时搁置。

雷曼还是中资球队云集的葡甲联赛冠名商,不过,赞助合同2019年已结束。葡萄牙低级别联赛的众多中资俱乐部,绝大多数都是成本运营,除财力最雄厚的阿维什,其余都难有作为,更多的是中国留洋球员“镀金”的中转站。

近期最吊诡的是英冠中资球队维冈,2018年11月,中国香港的国际娱乐集团收购维冈,主席为蔡朝晖。俱乐部易主后从英甲升入英冠,本赛季基本保级成功。但在今年6月,俱乐部突然出售给另一位中国香港商人欧阳伟基的投资公司Next Leader Fund,值得一提的是,蔡朝晖是这家投资公司的大股东(75%)。

欧阳伟基投入了4100万英镑,偿清了俱乐部债务和蔡朝晖为俱乐部提供的贷款,之后却拒绝支付后续的600万英镑,其中包括球员薪资,维冈被迫进入托管程序。欧阳伟基6月底聘请破产管理专家,负责善后,俱乐部75名员工被解雇,球员只拿到了20%的薪资。但善后小组收到50份收购意向书,包括两家已提交1000万镑资产证明的竞标者,脱手应不是问题,但亏本已成定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