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务生:国足应有郜林一席之地 足协不尊重土帅

  • A+
所属话题:郜林亚少赛

年过古稀再出山

向训练水平要成绩

“这里不豪华,但硬件齐备、管理和训练规范,这是出成绩的保证。”担任梅州五华主教练两个多月后,戚务生如是评价自己的球队。本赛季中乙上半程,以中甲为目标的梅州五华状态仍有起伏。球队原主教练谭恩德下课,原广东日之泉和贵州智诚主教练张军接任,但在两轮都取胜后离开。6月26日,曹阳把电话打到戚务生家中,恳请其出山。曹阳说:“力邀戚指导出山,是因为当时球队需要一位德高望重的主帅压阵。”

了解到梅州五华的邀请后,戚务生的妻子答复曹阳说:“没问题,肯定过去帮忙。”家人的支持让71岁的戚务生没了后顾之忧。此次执教梅州五华,也让戚务生成为中国足球至今唯一一位在在三级国字号球队和三级职业联赛都有执教经历的主帅。

来到梅州五华后,戚务生清楚自己无法像年轻时那样亲力亲为,因此他和俱乐部总经理曹阳密切配合,梅州五华如今终于再次站在中甲门前。戚务生说:“一开始带队训练的时候,我和曹阳都要唱白脸,逼着队员完成训练计划。但到了赛前,我们都会唱红脸,给孩子们一个轻松的备战环境。接手以来,我感觉到这帮球员迅速地成长,这个过程是在前两个赛季的失败积累中完成的。”

除了前两个赛季的经验积累,戚务生认为五华队今年的进步来自于训练水平的提升。“我带队最主要的就是要看训练水平。比如恒大主场1比1逼平柏太阳神的亚冠比赛,黄博文的那一脚世界波就是训练水平达到了。平时训练中,我强调队员必须在有干扰的情况下能将球传到位,足球竞技比的就是训练水平,松松垮垮的训练就是糊弄人!”

欢迎广东仔回归

他们需要比赛机会

戚务生虽然是大连人,但他和广东足球却有不解之缘。“我从上世纪60年代起就接触广东球员,上世纪70年代经常来广东集训比赛,几辈老广东球员都是我的好朋友。1976年代表国家队打德黑兰亚洲杯的时候,广东球员有6人之多,广东足球也是从那个时候真正开始在国内成为劲旅的。”戚务生说。

1987年,戚务生南下广州出任广州白云队主帅,在当时专业足球的年代是一个创举。2006年,戚务生第二次南下广州,带领广药队冲超虽然未果,但他对广东足球的感情进一步加深。这次出任五华队主帅,是戚务生首次和梅县地区的足球结缘。“梅县是著名的足球之乡,足球基础深厚。以前带国家队时我也来过梅县这边比赛,我带过的国字号球队里也有大量来自梅县的球员。”戚务生说,“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三个不同时期我来广东执教了三支不同的队伍,每次我都很开心。每一次,广东球员都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广东足球虽有足球人才,但目前在中超中甲踢得上比赛的球员并不多,戚务生觉得甚为可惜:“我以前在广药带过的球员中,现在还在打职业联赛的,就剩下卢琳和唐德超了,卢琳如果不是2011年在广东日之泉锻炼了一下,恐怕现在也退役了。”

戚务生并不认为目前的广东球员不足以打中超。“广东的球员很多都有能力,而且已经刻苦地训练,你就要给他们比赛的平台。练了不比赛,打不上比赛就把他卖了,算什么?”戚务生进一步解释:“这还是要看一支球队以什么战略目标为主导。恒大这几年连夺中超和亚冠的冠军,但他们阵中没有广东球员,这是他们的战略目标决定的。”

戚务生憧憬:“梅州五华要是明年能踢上中甲,在外地的广东球员如果愿意回家,我们也希望他们能够过来。”

本土前锋应敢与外援竞争

国家队应有郜林

即使带领梅州五华冲甲的压力很大,但戚务生仍会关注每一场中超联赛和国足的比赛。上一轮中超广州德比,戚务生为富力感到可惜。他说:“富力目前这种情况,如果真的降级了也不能怨谁。”戚务生认为,那场比赛广州恒大的状态并不好,如果换作有其他保级球队,恒大那场比赛很可能要输球。

戚务生指出,富力的问题可能出在训练上。此外,戚务生担忧的是富力没有保级经验,会在最后的保级战役中吃大亏。他说:“像辽宁和泰达等一些今年的保级球队,他们有丰富的保级经验,但富力没有。居然连申鑫这样的病猫也能咬富力一口。”

谈到国足在40强赛中的表现,戚务生同样忧心忡忡,“我观看了国足近几场预选赛,打得有点闷,有点别扭。国足在近两场比赛其实已经失去很多东西。”戚务生认为国足在进攻端的表现不尽如人意。就像强调广东本土球员要打得上比赛一样,戚务生也强调要更加重视在联赛中培养本土前锋。

戚务生说:“中国现在好点的本土攻击手有谁?郑龙、于汉超、杨旭、郜林,还有于大宝。从这些球员的成长经历看,他们以前大多是在外援前锋能力一般的球队效力,他们是在和其他球队的优秀外援的对抗中成长起来的。郜林也是这几年在恒大多名优秀外援前锋的竞争中,成熟起来的,国家队完全应该有他的一席之地!”

至于备受争议的中国球员留洋问题,戚务生直接表态:“除非是对方直接出于比赛需要找你,如果只是因为商业操作就千万别去!留洋也要量体裁衣,不要总盯着那些豪门俱乐部。如果只是为了好听,一个赛季什么比赛都打不上,那就是废了!”

洋和尚未必好念经

本土教练需尊重

除了国足的前景,更让戚务生忧虑的是本土教练员的发展。上周,国少队在亚少赛预赛出局,首次无缘亚少赛正赛。戚务生指出,现国少队主教练、荷兰人里克林克必须尽快撤掉。“3年前在秦皇岛,我看他把国青队带得一塌糊涂,当时我就跟足协领导说,里克林克没有带这种国字号球队的经验,可以找一名本土教练来接任。今年在广西东兴,我看国少队在他的带领下连缅甸都输了,我更坚定了自己的看法。”但中国足协最终没有听取他的意见,因为根据合同,足协解雇里克林克需要支付巨额赔偿金。

戚务生难过的是中国足协对本土教练的不重视与不尊重。“我说让中国教练系统地带一年,也会比里克林克好,但足协就是让中国教练带一场两场就滚蛋。以前朱广沪、高洪波这些,都是合同没有到期就让下课的。”

佩兰执教国足后,近段时间遭遇执教以来的最大的信任危机。戚务生并未参与佩兰的选帅过程,但他曾参与了佩兰前任卡马乔的选帅工作。戚务生说:“选教练肯定要先了解这个教练的风格,看他是否适合我们的球队。比如我现在给球队制定每场比赛的策略,首先研究的也是对方教练的风格和特点。发展足球不能破坏足球规律!”

戚务生认为当年选择卡马乔过于仓促。戚务生举例说:“当年国足客场输给沙特之后,中国足协拉上我们和卡马乔一起召开内部会议。当时我问卡马乔失利原因是什么,卡马乔表示他要队员进攻,他们却防守;要队员向前,他们却退后。完全没有提供数据上的支持,这是在找失利的原因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